欢迎访问网赚兼职【真.给力】!
服务项目
专注于网赚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服务项目 >

吃面不舍得加肉却裸捐8000万的老教授:能花五毛

发布时间:2021-02-03 13:59  

  一件秋衣穿到袖子松松垮垮也舍不得换,跟着老伴在家一碗面条配半根玉米也吃的乐滋滋。

  他就是河南农业大学教授王泽霖,在2019年他把一生的科研转化结余8208万元都捐给了学校,用于科技研发。

  “苏州城解放的那一天,早上打开家门,才发现很多解放军怕打扰大家,就睡在路边、屋檐下。然后,很快就有很多老百姓热烈欢迎解放军,庆祝苏州解放。”

  改革开放后,王泽霖成为了第一届研究生,1984年,他调入了河南农大,正式开始了禽病防疫事业。

  当时,我国的养殖业正从散养到集中化养殖过渡,却正好赶上了一波传播性特别强的鸡瘟,农户们却毫无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鸡苗一片又一片的死去,有很多小的农户基本是血本无归。

  那时候,要想控制鸡瘟就必须打疫苗,但我国种鸡场、蛋鸡场使用的疫苗主要依赖进口,而进口的疫苗价格太贵,小农户根本打不起,只能凭运气,如果运气不好就只能任由鸡苗死掉。

  想要做科研,但学校能提供的就只有两间实验室,就连科研经费十分的紧张,试验设备非常落后。

  为了启动自己疫苗科研计划,王泽霖跑遍了周围所有的养鸡场,哪一家的鸡有病了,他就跑去给鸡看病,赚一点点医药费,然后把赚来的钱用来买试验设备。

  他说:“这样一点一点地钱来了,今天买两个玻璃瓶,明天买一个烤箱。真是一分钱也没有。”

  为了省一点靠给鸡看病赚下的钱,他和学生去外地出差,用5毛钱租个凉席就在火车站广场睡一晚上,这就省下好几块钱住宿费。

  “刚开始的时候,我骑着自行车到郑州周围的鸡场逐个询问他们养殖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向他们提供帮助。通过走访、讲课、办班这样一种模式,逐渐积累了一些起步资金。”

  也是这样,王泽霖在没有向国家申请经费的情况下,获得了3项发明专利和12个新兽药证书。

  他主持创建了重大禽病病毒种质资源库,创立了浓缩灭活联苗研发平台,打破了国外垄断,彻底攻克了新型高效鸡新城疫、传染性法氏囊病等多种重大禽病防疫难题。

  有人说,是王泽霖给中国鸡宝宝撑起了国产保护伞;只要有关禽病防疫,就找河南农大王泽霖准没有错。

  这话其实说的一点儿也没有错,30多年来,王泽霖的研究成果转化率达100%,技术转让费近亿元,平均每年为社会增加100多亿元的经济效益。

  1997年,看到实验室的机器不行,每月工资只有几百元的他,花1.6万元购买了一台实验仪器。

  在赚到第一个400万时,又用这些钱为学校建了两座实验楼,还购买了当时省内高校最先进的高速离心机、超速离心机、低速大容量离心机、浓缩机、冻干机。

  按照协议,王泽霖和禽病所可分得345万元,但他一拿到钱就把230万元交给禽病所用于实验室建设,剩下的钱都捐给了中国畜牧兽医学会禽病学分会设立创新基金。

  2008年汶川地震后,刚刚从外地出差回来的王泽霖直接来到学院,掏出身上全部2000元现金交了上去。

  回到家,又立即让老伴筹了20万元现金捐到了学校,而这笔钱也成为当年河南高校个人最大的一笔捐款。

  到了2019年,他又找到了学校,准备把毕生科研转化所得结余8208万元全部捐给学校,希望用来建设高水平实验室。

  他说,“没有生物安全防护三级实验室,就不能做进一步的实验,很多科研项目要到有实力的企业去做。这对他们科研人员来说,很不方便。”

  “我已经老了,但是科研事业一定得后继有人,这些钱只有用到更需要的地方去才有价值。”

  当年,王泽霖应邀到全国禽病大会上做报告去,依旧穿着两个袖子都磨得破边的旧衣服,有很多人都劝他要买一套西装穿一穿。

  而王泽霖却说:“我一辈子当马医生,猪大夫,这几十年是给小鸡看病的,你让我穿那么好给谁看?关键是耽误干活啊!”

  还有一次,他去北京出差,走的时候拿了很多的科研材料,学生就让老师打车到车站,谁知他说,“28路车就在那,坐啥的士。”

  直到现在,已经快到80岁的人了,他依旧能步行不骑车,能骑车不坐公交,能坐公交车绝不打出租车。

  他说:“我今年70多了,还能花几个钱呢他们总说我对自己抠门,实际上这不是抠门,是勤俭节约,我们什么时候都不能忘记,自己的国家从站起来到富起来再到强起来,一路走来有多么艰辛,现在比原来好多了,但未来要走的路还很长,勤俭节约是我们的传家宝,我们什么时候都不能把它丢掉。”